机器人也会被“辐射致死”,波士顿动力Spot深入禁区勘察辐射污染新进展

不久前,布里斯托大学的工程师访问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他们的任务是在禁区条件下测试遥控机器人,其中一个机器人是世界著名的Spot。Spot的独特功能是它可以在复杂的地形中移动,越过障碍物,在倾斜的表面和楼梯上行走,以及在摔倒后可以站起来。在Spot “背面”使用用于安装设备的特殊平台便可使其用于远程辐射测量。

如果评选让机器人代替人类前去的10大地点,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想必能占一席之地,尤其是它的第4号反应堆。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47秒,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第4号反应堆发生爆炸,这次灾难所释放出的辐射剂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广岛原子弹爆炸的400倍以上。并估算由此导致大约60万人暴露在高度辐射物质下。

为了保持其核芯的完整性,阻止放射性逃逸,采用了一切可能的方式对反应堆进行掩盖,还构建了庞大的“新安全限制结构(NSC)”。但是核材料终究是要处理的,Spot的加入正是要找到这些需要处理的核材料。

来自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研究员梅格森-史密斯专门为Spot配备了准直辐射传感器以及测绘载荷,通过读取伽马光子计数率为切尔诺贝利发电厂的前壁建立了辐射图。

在NSC这样平坦的环境下,似乎任何轮式或者履带式机器人都能很好的胜任,毕竟这和机器人搬砖没有本质区别。

但事实证明,击败其它机器人的是灰尘。NSC内部满是充满放射性的灰尘,轮式机器人在运动中扬起的灰尘散布在所有物体上,正是放射性物质逃离NSC的绝佳途径。Spot作为腿足机器人,与地面的接触最小,由此对环境的干扰也会少得多,此外Spot的敏捷并还可以很好地应对楼梯等。

总之,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在切尔诺贝利内部工作的机器人的主要驱动因素就是最小的接触面。

目前,人在切尔诺贝利的污染空间进行例行的每周常规测量,这使这些人处于危险之中。Spot或类似的机器人可能会取代那些人类,成为一种能够在中等污染环境中工作的“自动安全检查器”。据梅格森-史密斯说,“就更危险的地区而言,关于Spot的实际能力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也就是说,机器人也有可能因为辐射过量而“死亡”,在福岛核电站有一个特定的区域被称为“机器人坟场”,很多机器人在此就会失灵,梅格森-史密斯表示:对机器人在恶劣的辐射下如何工作进行了少量测试,其中包括KUKA LBR800手臂,该手臂在受到大剂量的164.55(±1.09)Gy辐射后停止工作,导致故障的组件是光学编码器。

当然相较于人类承受的极限8Gy已经很强大了,研究人员表示现在将说服BostonDynamics再发送一台Spot用以测试它究竟可以承受多大的辐射剂量。

这次活动并不只是一次单一的行动,还获得了英国机器人技术与核能人工智能计划(RAIN)和英国国家核机器人技术中心(NCNR)等的支持。英国拥有490万吨核废料,如果使用当今的技术,要使其安全,可能需要长达120年的时间和多达2000亿英镑的资金。

作为拥有极端环境的核工业,辐射水平限制了人们对许多设施的使用,NCNR和RAIN都倡议是通过开发先进的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来解决核暴露和核废料,并在越诸如太空探索,在轨卫星设计,海上作业和采矿等极端环境中提供机器人技术支持。

其中NCNR已经获得了4200万英镑的投资,有意思的是两者都各自集结了英国顶尖的大学,数量也出奇的一致,均是8所。在面对极端环境时,我们也许也应该组建一些超级机器人联盟。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安卓版下载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粤ICP备18096080号